2006.3.9 晴有霧

早上起來,心情已經回復平靜了。
也許要歸功於一夜好眠吧!
一大早起床後,該做的事還是要做!
今天是大樓電梯保養的日子,我還是一樣要監督維修人員。
監督完畢,再到對面的市場去買菜,
下意識地買了好多種類的蔬菜水果....

其實,比起很多人來說,我已經夠小心的了!
因為家裡有個吃素的火星人,
所以我在飲食上也跟著比較素;
因為過去幾年身邊親朋好友好些人罹患過癌症,
所以,自己也會特別當心,
買菜都還會盡量挑選有機蔬菜購買。
而且,我也很少吃零食等垃圾食物...
運動,是因為這兩年過敏體質太過嚴重無法流汗所以中斷,
否則,之前也是乖乖地每週健身!
更何況,我的家族裡,其實並沒有相關的病史....

都這麼乖了,所以,我想,即使有什麼不好的東西,
應該情況也不會太壞才是!
我要相信現代的醫學科技啊~~
還有,保持心情平穩應該是很重要的吧!

於是,中午乖乖在家煮飯吃,這樣比較不油膩比較乾淨!
臨出門前,居然發現嘟嘟耳朵流血!流好多血~~滴得地上都是!
嚇得我先趕快把嘟嘟迅速抱到樓下獸醫院,
還好只是中耳炎,因為抓到破皮所以才流血!
醫生動作也夠快,診斷、打針、給藥,十分鐘內搞定,
然後我又旋風一陣趕快把嘟嘟抱回家去!
前後,就是十分鐘!

接著,開車上路!
一路上,火星人坐在助手席上睡午覺,
我一邊開、一邊曬著暖暖的春陽,一邊在想,
難不成,這是嘟嘟在替我受苦消災?
不然,怎麼這麼剛好就今天突然這樣?
哎唷~~~真是有夠迷信!
我笑著,甩掉這個念頭,
繼續帶著比前一天稍微多一點的不安和害怕駛往關渡!

到了醫院停好車,走在往醫院的小路上。
看到一位坐在輪椅上吊著點滴的老伯伯,
再往裡面走,看到一位戴著毛帽遮住顯然是因為化療而頭髮稀疏的病患,
他們都在晒太陽,享受陽光撒下來的暖暖的溫度!
昨天以前,這些病人對我而言就是偶然經過的病人,
今天看著他們,我都忍不住會想,他們會是我以後的樣子嗎?
雖然知道自己這樣想很無聊,但就是忍不住會這樣想.....

進入醫院後照著指示到櫃台報到,
然後,換上診療衣,開始今天漫長的等待!
牆邊長長一排椅子上,坐滿一整排等待各項超音波、攝影檢查的病患。
有的人看起來精神飽滿、臉色紅潤,看起來情況都很不錯。
有幾個則是和外頭剛碰到的病患一樣,
戴著帽子卻還是遮不住稀疏而且掉得不均勻的頭髮、
一看就知道是接受過化療的病人。
昨天,我對這排長椅上等待的人,
大概只覺得是偶而擦肩而過的路人甲,
今天,卻開始覺得他們也許就是以後的我。
我開始慢慢想像,自己會是那紅潤臉色的人?還是那蒼白瘦弱的病人?
想到壞一點的方向,就會忍不住紅了眼眶.....

等了大概一世紀吧.....總算被叫進去了!
先是一位看起來比較年輕的女醫師做一次超音波,
她做得很慢很仔細,動作也很輕柔,
中間還不時很有耐心地回答我提出的各種問題,
最後還因為我另一個疑問,幫我多做了另外一處的超音波。
然後,做完這次檢查後,
我又回到長椅子上,繼續另一次一世紀的等待!
這段時間,我的心情比較回復穩定了,
雖然還是忐忑不安,但是有種準備接受不好的結果,
然後當個合作的病人接受治療的心理準備了!
我想,應該是這裡的醫護人員每個都非常親切平和所給我的安全感吧!
這裡不管是醫生還是護理人員,
沒有其他大醫院趕著做事的急促慌忙,
他們都很願意傾聽病人的問話或意見。
也許是因為這樣不疾不徐,所以慢慢會在我心裡產生化學反應,
總覺得,嗯~~在這裡應該可以讓我很放心~~~

一世紀後,昨天醫生幫我特別約診的放射科醫師召喚我進去了!
我再度躺上診療台,醫生慢慢操作著超音波機器,一邊問我一些問題,
然後,大約過了十分鐘吧!
我聽到了這句:「我覺得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
「不過這附近另外的這個反而要注意一下。」
「?????」
「為了確認,我想我們需要再做切片。」
果然,還是可能會有問題了!
於是我們約了一小時候立刻進行切片。

稍稍放下一點擔憂,不安還是微微地存在,
但是,事情似乎有往好的方向發展的可能性囉?
於是我走到家屬等候區跟火星人報告進展,
然後,兩個人一起等待一小時後的切片。

時間到了。我依約回到醫生的診療室,
今天、第三度躺上診療台。
房間裡由一個護士增加為三個!這個陣仗讓我有點害怕!
本來就很怕痛的我,不安指數直直往上升,
醫生進來,向我解釋要先局部麻醉,然後用粗針進行切片。
(粗針?所以會是很粗的一根針囉?會有多粗啊?)
三個護士在我兩邊,調整我的位置、向我解說所有事項,
還要我先聽一次那粗針取樣切片時會發出很大的聲音,要我別嚇一跳了....
(那聲音,就像釘槍那麼大聲!)
然後,醫生再跟我詳細解釋,打麻醉針會有點痛,
因為我的取樣位置比較不一樣,所以,會比較痛一些,
但是一下就過去了.....
嗚嗚~~~這時如果有個測量不安的度量計,
現在鐵定飆破度數啦!!!!這些不安居然比昨天多更多!!!
接著,我就看著一支細針先刺入我的身體!
痛!不過還好,可能是因為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所以,都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
也沒有發生劇痛得讓我哀哀叫的慘事!
接下來的三分鐘,護士細心地幫我推揉,讓麻藥均勻散布,
三分鐘後,麻藥奏效了。
其實我並不知道是否奏效,
因為我還是有觸覺,所以我還一度想問醫師要怎樣才能知道麻醉確實生效了?
只是我還沒問出口,
就聽到醫生指示護士:「給我 4...的針。」
(我沒聽清楚,但,不會吧?難道是4mm嗎?)
然後我就看到了一根真的好粗好粗的針交到醫生手裡,
接著醫生就很用力(真的很用力喔!我就看到他一個大男人,還微微站起來使力)
把那根針「戳」到我體內去了!

麻醉真是一件神奇得不得了的事情!
我看著醫生就這樣把這根針連續五次從同一個傷口戳進、拔出、戳進、拔出,
還完全可以感覺到醫生手上的重量,
但是,我完全沒有痛感!
這真是太神奇了 .....

我還要很感謝這位醫生和身邊的三位護士。
他們真的很體貼,每一個動作、每一次插針、每一次要採樣切片時,
他們都會告訴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喔~~不要緊張喔~~
這一針會比較深喔,所以可能會有一點點痛喔 ...
最後整個切片結束時,醫生還會很溫柔地跟我說「辛苦了!」
讓我緊繃的心情得到很有效的舒緩!

在我坐起身後,醫生不忘再說一次,
他覺得從影像上來看,應該不會有大問題。
當然,最後還是要看切片出來的結果。
因為也有看起來沒問題,但切片出來卻是惡性的可能。
不過,就他的判斷應該是不會有問題。
除非我的主治醫師還是懷疑,那就要動手術再做切片,
否則應該是還好!
然後,以後每半年回來追蹤一次應該就可以了!
還好那時診療間的燈光昏暗,否則,醫生應該就會看到我眼中含淚了吧!
我突然,有種在黑暗黝長的隧道中看到一線曙光的欣喜....

所以,在主治醫師減五分、放射科醫師加五分的情況下,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囉?!
我這樣想會不會太樂觀了?會不會 too good to be true?
有點飄飄然、有點不真實、但還是隱含著一絲絲原有的不安,
我右手撫按著出血的傷口繼續止血,
緩緩步出診療室、緩緩經過長長的走道、
又緩緩打開門診部大門,看到火星人在外面等候時,
我好像,回到了人間......

這一晚,麻醉退掉後,雖然傷口一整晚隱隱作痛,
但是那種可以暫時放下心來的輕鬆感,恍如隔世!
所以才會一個晚上打了好多好多字,
把滿腦子想的事情像是大掃除一樣全都一股腦丟出來!

這就是我這兩天的心情記實!
一顆心像溜溜球一樣上上下下好多次!
做了好多次檢查、受了許多皮肉痛,
現在在打字時傷口出血也還未完全停止,
但是,如果結果是好的,
即使一切都是false alarm,我都心懷感激!
因為經歷這些讓我更加體會生命、健康的珍貴。
而即使,即使結果是不好的,
我更要感謝有這些醫護人員的貼心照顧,
所以才能讓我不驚慌、不恐懼,
以更冷靜、更平穩的心情來面對接下來的治療!

下禮拜,我要去聽主治醫師的切片報告。
我還不知道自己是屬於幸運的那方或是相反的一方,
但是在今天,
我很高興在這裡擁有許多為我祝禱、關心我的一群好朋友!
因為有你們,讓我覺得好溫暖好幸福!
為了你們自己,也為了愛你們的人,
請大家要保重自己的身體!
小咪在這裡向大家深深一鞠躬,謝謝你們對我這麼好!


Logo Design - Company, Business, Medical, spa, travel, and church logos.
Logo Desig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ai 的頭像
sakuai

讀日劇、過生活

saku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