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到阿嬤家探望阿嬤和阿姨們,
剛好碰上阿嬤要去看心臟科門診,
於是我臨時充當司機,擔任接送的工作。
隔幾天,聽說阿嬤又送急診了,
於是我和媽媽在週日一大早又趕去台大醫院探望。
阿嬤九十二歲了,有老年失智症、心臟病,
多虧沒有出嫁的三位阿姨全天候照顧,
阿嬤好幾次掛急診但最後都化險為夷。

我父系這邊的的爺爺奶奶因為過世得早,
因此,從小到大,我們家裡所稱呼的“阿嬤“就是外婆。
一直稱呼的“阿嬤叨“(台語)就是外婆家了~~

阿嬤家對我而言,是親情的故鄉。
可能是我的父系母系家族氣氛完全不同吧~
也或許是父母對於他們自己的原生家庭的看待方式不同~
從小,我對父親那邊的家族親戚並沒有太深的情感,
倒是對阿嬤家的阿公阿嬤(外公外婆)、阿姨、表弟表妹們,
總有著濃濃的親族聯繫。

   --- 阿嬤家的回憶 ---

我應該很幸運吧!阿嬤家也在台北市裡。
所以,小時候的印象裡,
媽媽常常會帶著我和弟弟回阿嬤家去玩。
阿嬤家在三十多年前還是那種日本式的房屋,
黑瓦斜屋頂的木造平房,地板建於平地上一尺左右,
每個房間都有厚厚的紙拉門、整間屋子都是深咖啡色的日式木頭地板。
也許是阿嬤家人口多,阿公阿嬤和阿姨們很疼我們這些外孫,
也許是因為木造屋子的色調,
總覺得阿嬤家充滿了溫暖和快樂的氣息。

小時候,除了平常日子裡媽媽會不時帶我們回阿嬤家玩之外,
逢年過節的大日子,
阿嬤家更是人聲鼎沸、熱鬧滾滾。
嫁出去的阿姨們和舅舅攜家帶眷地回到那不算大的屋子裡,
算一算,總會有十幾、二十個人回來團聚,
吃飯時總要開上兩桌,才能讓所有的人全都入座。
那時候,所有的表兄弟和表妹們全都會回來,
我們小孩子平常都生活在只有父母的小家庭裡,
這時候回到阿嬤家,
能夠和同年齡的小朋友玩在一起,大家全都開心得要命!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有一次在阿嬤家玩瘋了,太開心了,
又有阿公阿嬤疼,又有表哥表弟一起玩耍,
覺得自己簡直置身人間天堂。
結果晚上回到自己冷清嚴肅的家裡,
突然一陣悲從中來,放聲大哭了起來,
當場把我爸氣得要死!!^^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
常常在阿嬤家出現的大人們,有好幾個都充滿了個人的強烈特色。
那時候,有個姨父當刑警,
常常佩帶著手槍(是真槍喔!!!)和防身武器直接從警局趕回來用餐。
好奇的我,總會偷偷去摸一摸那收在黑色硬皮套裡的手槍。
有一次,我還偷偷拿在手上掂一掂重量,
呴呴~~那一把槍,小小年紀的我怎麼拿得動!
我還得用兩隻手勉力才能抱得起來那把手槍呢~~
還有一種武器,是警棍吧!
小時候淘氣的我,看到那一隻圓圓短短胖胖的東西,好奇的咧~
東摸摸西碰碰,不小心碰到個卡榫,
“咚“一下,好大的一聲哪~~彈出好幾節原本收在裡面的金屬棍,
一下子變成好長一把沈重的銀色警棍!
嚇了我好大一跳,那聲響也把那姨父和其他正在聊天的大人們嚇了好大一跳!
還好那時候沒有傷到任何人,
只是差點把阿嬤家的一個櫃子打出一個洞來!!!

我還有個當老師的舅舅,聲音如洪鐘。
而且啊~這個舅舅有時候面容不怒而威,
很容易嚇到小孩兒,
所以,我小時候有一陣子看到這個舅舅還會躲起來。
因為他讓我想起鍾魁那種濃眉大眼大嗓門的漢子!
其實這件事我早已不記得了,
是最近我弟弟才一歲多的小孩看到這個舅公就會沒來由地想哭、想躲時,
才讓我想起來這段好玩的記憶~~
原來,舅舅的樣子多年來未變,
還是一樣會嚇到小小孩啊~~哈哈~~

在眾多的阿姨裡,我有個超級會烹飪的阿姨。
她也是個雙子座喔!
由於是家庭主婦,又有三個男孩,
於是很喜歡在家裡煮煮切切的。
這個阿姨手藝超~~棒!
不管是一般的大宴小酌,
還是蛋糕餅乾巧克力糖果布丁,
每一樣都做得比外面買得到的更好吃!
所以我們小孩總是很期待能在阿嬤家聚首的日子,
因為可以吃到這位阿姨帶來的自製點心。
一直到今天,我們小孩都大了,阿姨年紀也老了,
但她喜歡下廚玩花樣的玩心還是不變,
我常常在阿嬤家吃得飽飽的,
然後還可以帶著這位阿姨的手工甜點繼續到辦公室裡當下午茶享用,
羨煞我的一堆同事!!!
有時候,阿姨的甜點做得比較多,
我還可以多帶一點去辦公室裡分享給同事們,
那時候,大家讚不絕口的樣子,總是讓我覺得非常驕傲!

我還有個家政一級棒的阿姨,當年也在我念書的初中任教家事課。
哈哈~~當自己的阿姨成為自己的老師時,
其實我心裡又緊張又興奮,另外還帶了點驕傲吧!
當然,在課堂上我們還是以師生相稱,
我不會特別恃寵而驕,
阿姨也並不會對我另眼看待,
所幸這門家政課沒有什麼分數上的壓力,
否則,我這手腳笨拙的學生,大概會很丟我阿姨的臉吧!
我這個阿姨在家政上真的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尤其擅長做出一整桌十幾二十樣好菜!
阿嬤家幾十年來的廚房就是靠著這位能幹的阿姨,
每每逢年過節就看她在廚房裡揮汗燒燒煮煮,
然後就可以做出讓二十幾個人讚不絕口的好菜,
這身本事,就足以讓我歎服不已~~~

  --- 我在阿嬤家的點點滴滴 ---

啊~~我還想起來,很久很久以前,還在念幼稚園的我,
最喜歡在阿姨們的幾張雙層床爬上爬下,東鑽西藏。
結果有一次,大人們聊得開心,忘了我的存在,
我一時興起,又跑去阿姨們房間裡爬那幾張床,
結果一不小心,我大概沒抓穩吧!
整個人從上層床結結實實地摔到地板上,右手臂先著地,
結果,哇!骨折了~~
那一次,右手臂整個打上石膏,大概有好久好久都沒辦法好好吃飯洗澡。
這麼久的事情了,我當然已經不記得那有多疼痛了,
不過,那打上石膏的記憶,
就永遠跟阿嬤家、跟阿姨們的雙層床連結在我的記憶深處了~~~

還記得小學四、五年級吧?!
那時候阿嬤家的日本式老房子要改建成公寓,
在舊屋拆掉重建的那兩年裡,
阿公阿嬤全家搬到了我家樓上、爸爸公司的一層樓裡借住。
記得那時我好高興啊~~
從小我家的氣氛一直就是冷靜而嚴肅,
父母對我和弟弟的管教算很嚴格的,
如今熱鬧又人多的阿嬤家要搬到我們樓上,
那時我心裡真是高興得要飛上天了!
其實我對那麼久以前的確實記憶已經所剩無幾了,
但是那幾年裡還模模糊糊殘留在心裡的就是快樂、溫暖、受人疼愛的感覺了!
記憶裡,阿嬤常常會給上樓玩耍的我一些零用錢。
阿嬤對我們這些小孩出手總是很闊綽,一給總是一、兩百元,
這在三十年前來說,算是很大的一筆零用錢呢!!
所以那時候,我大概也攢了不少錢吧~~(笑)
其實,阿嬤給的錢有多少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很少享受到那種受寵的感覺,
因此我總是在阿嬤家流連忘返.......

我記得到我高中準備考大學的高三那年,
因為數學不好,請了家教來補習。
由於家教離阿嬤家近,
所以當時我每個禮拜就有一天跟家教約在阿嬤家上數學課,
補完習,就順便在阿嬤家住下,隔天再從阿嬤家直接去上學。
那一整年,每一週我都有一天可以享受到阿嬤家的溫馨親情,
晚上,可以跟阿姨們熱絡地聊天,
每到早上,即使阿姨都有準備豐盛而且非常營養的早餐,
但阿嬤還是會給我很多零用錢,
那時候,我的幾個高中死黨都羨慕得要死,
嚷著也要認我阿嬤當乾阿嬤~~

  --- 也算愛貓咪的緣起? ---

如果要我說,對阿嬤家有什麼聽覺上的記憶,
那大概就是阿嬤家的大黃貓滿屋子喵喵叫的聲音了!
阿嬤家過去因為住在日本式房子裡,家裡容易有老鼠,
所以一直養著一隻又大又肥的大黃貓。
印象中那隻大黃貓慢慢踱著踱著的神氣模樣、
或是瞇著眼趴坐在木頭地板上晒太陽的悠閒模樣,
或是自己打開紗門出去玩耍的俐落模樣,
似乎都與阿嬤家那棟木頭房子、還有那滿屋子懶洋洋的喵喵叫聲連結在一起了。
那隻大黃貓跟著阿嬤她們搬到我家樓上時,其實已經很老很老了。
記得後來那隻貓就在那兩年裡老死的。
我還清晰記得,小阿姨用一個紙盒子裝著大黃貓的遺體,
然後帶著我走到我家後面堤防外那片雜草叢生的河岸邊,
我們簡單地挖了個洞,將大黃貓葬下。
小小年紀的我,當時真的懂得死亡和失去嗎?
那時,我曾否因為大黃貓的離去而難過而哭泣呢?
這些我都已經不記得了。
不過,我現在一直在想,也許,我愛貓寵貓的源頭,
就是從外婆家對這隻大黃貓的記憶開始的吧~~
記得我每次到外婆家,就喜歡跟那隻大黃貓玩,
還非常喜歡坐上沙發,然後拍拍大腿,
接著大黃貓就會非常懂事乖巧地跳上來,
安安穩穩坐在我的大腿上,呼嚕呼嚕地撒嬌,
為了怕摔下去,牠還會用爪子勾住我的褲子,
有時候不小心牠銳利的爪子會勾到我的腿,雖然有點痛,
但我還是覺得有這樣一隻小動物可以跟我這麼親近,那感覺真是窩心得不得了。

所以,仔細想想,我現在與貓兒們的緣分,
大概是在那時候就結下了吧~~~
我看著阿姨們如何疼愛一隻貓,看著這隻貓如何親近人類,
從小看著這樣一隻漂亮的大黃貓自在悠遊地在阿嬤家進進出出,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童年回憶呢~~~


(待續)


Term paper, custom term paper, termpapers, term paper.
Term Pap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ai 的頭像
sakuai

讀日劇、過生活

saku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