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2001年12月1日在日本電視台播出的特別劇,
和同年稍早首映的電影「青春電幻物語」有著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註1)
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於電視台特別劇出現這麼相似的劇情、主題與畫面安排,
我實在難以推測這是純粹巧合?
抑或是腳本家或幕後劇組刻意以本作呼應「青春電幻物語」的某些精神?
然而無論如何,純粹就觀賞者的角度和作品的先後順序而言,
這部「藍與白形成的蔚藍色」在呈現的主題和結論上,
顯然希望能為「青春電幻物語」裡那蒼白苦楚的少年心境提出某種解答,
讓為了這部電影茫然悵惘或心痛不已的觀眾得到某種........
或許稍微世故的某部分答案。
而或者,這可能就是這部戲的腳本家櫻井剛個人的心願呢?(註2)

                                                   故事

這部戲非常短,全長只有四十五分鐘左右,
然而雖然篇幅有限,內容卻是簡潔有力。
故事發生在某個高中校園,
內山楓不知何故成為同班同學欺負的目標,
尤其受到國中時期的好友椎名霞幾乎天天用不同名目不同方式欺凌。
不斷受到欺壓的楓被逼到瀕臨崩潰,
有一天終於跑向學校屋頂,企圖打開頂樓大門跳樓尋求解脫,
但卻發現那裡的門扉深鎖,就連門上的玻璃也全都被木條封死。
於此期間,楓偶然認識了擅長開鎖的同校男同學岸田匠。
在匠的技術指導後,
楓於是開始每天來到這個昏暗的樓梯間裡不斷不斷企圖打開門鎖。
於此同時,校園裡來了一位拄著柺杖的新老師大內瑞穗。
她發現楓被欺負,主動介入關心,卻被所有當事人(加害者、被害者)否認。
就在某天楓再次被惡整到痛苦不堪跑向頂樓開鎖之際,
大內老師情急之下透露了自己八年前的往事.....

原來八年前當大內還是這個學校的學生時,
她自己就曾經扮演加害者的角色,
並且逼得一位同學當著她的面從頂樓跳下自殺。
那位同學後來成為植物人,
同學的母親悲憤之際也拿刀刺傷了大內,從此讓大內不良於行。

回想起這段往事,大內向這班同學這麼說著~~
當時欺負同學的理由現在早已不復記憶,
可能就是單純地不喜歡這個類型的人罷了。
然而為了這麼簡單的理由,她卻犯下了無可挽回的錯誤。
討厭一個人的感覺是很可悲的,
但若為此而付諸行動更是不可原諒。
光是喜歡或討厭,絕不能成為傷害別人的理由,
否則這樣下去的話,大家都沒救了~~~


                            向青春電幻物語提出某種解答?

在這部特別劇裡,校園霸凌與青春的虛無是相互交織的兩個主題。
霸凌的起源有時就是(讓人驚訝的)沒有特別的理由,
純粹就只是一時的好惡造成的主觀感受。
大內以過來人的觀點和自己的經驗訴說著如今看來可笑復可悲的過往事件,
雖然結論說得有些教條,但似乎又因為曾身歷其中而具有某種程度的說服力。
比起「青春電幻物語」從被害者心境主訴,全片充滿著虛無和疏離,
並且這種灰暗氣息一直延續到片末,一切終至不曾獲得任何解答,
讓觀眾即使在看完電影後依舊感受著沈甸甸的、無法喘息的壓抑和無奈;
那麼這部特別劇顯然在相似的主題、相似的故事架構與人物中,
至少從事過境遷的人物口中提出了某種角度的答案,
雖然那也許不夠鏗鏘有力而且也不足以稱為全面!
然而話說回來,校園霸凌現象的解決,
在現實中也的確不可能有唯一而全面性的答案吧!

現在回頭想想,不知是巧合還是趨勢,
最近我所看的作品中,校園霸凌已然成為一個重要的議題。
從「我們的教科書」、「Life」、「青春電幻物語」到這部特別劇都是。
(而想當然爾一定還有許多我未及涉獵的其他相關主題的作品....)
這當中除了源自人性在現代社會中逐漸疏離冷漠以外,
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被環境型塑出來的虛無和自我中心也是一部分的原因。
這部戲裡霸凌的加害者椎名霞其實也說不出具體的霸凌理由,
受害者內山楓想跳樓的原因除了受不了欺負,
其實也有一部分是覺得反正人生很無聊,不如一死百了~~
而在楓身邊像似守護角色的岸田匠,平時無聊就以到處開鎖為樂,
問他為什麼要開鎖,他無可無不可地回答就只是喜歡開鎖那一瞬間的快感...
這算不算也是少年虛無心境的反映?

不知有沒有人注意到,「青春電幻物語」裡的主角蓮見雄一,
有個忙於生意、無暇照顧到青春期孩子心情的母親;
在這部特別劇裡,楓的母親經營居酒屋,同樣也未曾注意到女兒的身心變化。
這兩個受害而無助的孩子於是都只能沈浸在悲傷虛無的歌曲裡,
用耳機將自己隔絕在這個灰暗的世界之外,
聽著彷彿和自己同樣孤寂而哀傷的歌聲,舔舐自己不斷受創的傷口。
在「青春電幻物語」裡,
蓮見雄一戴著耳機還能站在四處綠意的美麗田野中;
而到了這部「藍與白形成的蔚藍色」裡,
楓所身處的只剩下工業區旁的一堆荒煙蔓草,
舉目之處已經沒有完整而潔淨的藍天綠地,
只有遠方巨大工廠的鐵皮廠房和排放著廢氣的高聳煙囪.....
而當耳機中的音樂終了之際,
雄一所居住的地方至少還是個相對安靜的僻靜鄉鎮,
然而楓所生長的環境則到處充斥著工廠裡各種機器運轉的金屬噪音...
在這個特別劇的世界裡,
渺小無助的孩子與龐大工業文明的對比應是腳本家力圖突顯的環境因素吧。

再比較兩部片子的色調,
「青春電幻物語」容或故事調性是沈重的、灰色的,
但畫面依舊有岩井俊二風格的柔美乾淨和明亮。
到了「藍與白形成的蔚藍色」,整個畫面則都是昏暗混濁的,
天空中的藍色摻了工業廢氣的灰煙,
學校屋頂樓梯間永遠陰暗不見天日。
就算是最後楓終於打開了頂樓大門,
就算是她最後打消死意,與匠一同躺在屋頂上看著大片的蔚藍天空,
但那也是躺在一個荒廢許久、鳥糞滿地的骯髒屋頂上....
比起青春電幻物語,這部作品的色調雖然較不討好,
但我覺得更能呼應全劇的主題,某種程度上更貼近真實。

再來要談談這齣特別劇裡一直不斷出現企圖開鎖的畫面。
這樣的場景從戲一開始就出現了,
接著楓一次又一次,失敗了再嘗試,嘗試了又失敗....
整部作品中這樣的開鎖重複出現了無數次,
那企圖開鎖的細瑣聲音,
不斷像個惱人的噪音機械性地在觀眾耳邊反覆又反覆....
我自己認為,這些場景之所以不斷出現,不僅是劇情的需要,
那幽暗的樓梯間更像是楓和這些少年晦澀陰暗的內心,
楓企圖開鎖,是企求找到出口、尋求解決,
那是孩子們求救的默聲吶喊....

           
                             難忘森田童子的蒼白聲音

最後一定要特別一提的是本劇使用了森田童子的歌曲作為主題曲。
說到森田童子,大家一定對她在「高校教師」這部戲裡的插曲記憶猶新。
「高校教師」的新舊日劇版都用了森田童子的作品“我們的失敗“,
這首歌與舊版「高校教師」當年知名度極高,
幾乎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早期日劇代表作。
而「高校教師」還有個電影版(唐澤壽明、遠山景織子主演),
片中也用了森田童子的另一首歌曲,
也就是這齣特別劇「藍與白形成的蔚藍色」再次引用的同一首歌---
“たとえばぼくが死んだら “(如果我死去)。
說實在話,我對森田童子認識不多,
也僅僅知道這兩首大名鼎鼎的歌曲而已,
但她的唱腔飄浮游移又帶著滿滿的不安、傷感和孤寂,
相當能代表七○年代那時充滿虛無情緒的年輕人。
這部特別劇裡再次引用這樣一首孤寂又哀傷的歌曲,
實在很能呼應這群少年們蒼涼苦澀卻又尋不到出口的那種茫然無助。
她的歌聲,不管聽眾喜不喜歡,聽過一遍就難以忘記,
彷彿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中,看見一個無助的女孩就孤伶伶站在那裡....

最後的最後,我的建議是,
看過「青春電幻物語」而深覺心痛的朋友,不妨找這部電視小品來看。
這部「藍與白形成的蔚藍色」或許是比較妥協的、比較成人角度的腳本,
它也許沒有「青春電幻物語」那麼純粹那麼絕對,
但某種角度而言也算是提供小具療癒效果的安慰。
這齣戲裡還可以看到很稚嫩但演技都已經很厲害的宮崎葵、蒼井優、小栗旬。
片子很短但意味深長,算是很不錯的特別劇喔!


另外,後記,
這部片應該沒有菜可買,我預期可能日後也不會出菜,因為片子太短。
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搜尋,
應該有許多管道可以看到線上觀賞的,
雖然畫質不會太好 ........

註1:

「青春電幻物語」,又譯為「關於莉莉周的一切」,
導演為岩井俊二,
首映日期為2001年11月12日。

註2:

這部特別劇是根據「日本電視台劇本登龍門2001大賞」得獎劇本拍攝而成,
因此並非電視公司原有的製作與企劃。
所以我才說這整齣戲應該是源自腳本家櫻井剛個人的心願,
而非製作劇組的創意。

然而,這也只是我個人的猜測。
因為我有個疑問,
這部作品和「青春電幻物語」的上映日期相隔僅僅不到一個月,
到底這真的是腳本家櫻井剛看完「青春電幻物語」後,
靈感泉湧振筆疾書後投稿參加甄選、獲獎,
然後立即獲得電視公司賞識而火速拍完播出?
抑或真的就是腳本上的巧合,
以至於兩部作品的腳本有如此多相似的架構和意象?
又或是電視公司的製作小組在決定開拍櫻井剛的得獎腳本後,
將內容做了更動,以刻意與「青春電幻物語」相呼應?
這三種猜測我只能放在這裡存疑,
若有了解其中真相的朋友,非常歡迎大家在此留言指教!!






Online College
Online Colleg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ai 的頭像
sakuai

讀日劇、過生活

saku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